日兼

放梗地。

[p5 梦小说]乡村女友3 主人公x你(♀)

整理数据直到傍晚,你正打算离开,又被前辈使唤着跑腿。


“哎呀真是麻烦你了,新人。”


至今没记住你名字的前辈从你手中接过明天出差需要的资料,只留下一句3Q就头也不回地跑回建筑里。


你之所以将其称之为“建筑”是因为你在老家很少见这种……服务场所。


如果明天要出差,今天就别在这种地方混了吧?


你在心里无奈地摇摇头,转身朝车站走去,一边走一边像观光客一样转头参观着这世界有名的地方。


入夜后的新宿。


来到大城市以后,你还没腾出过时间四处逛逛,路边因为天色暗下而亮起的霓虹灯,不分性别行色匆匆的浓妆行人,勾肩搭背一起来玩的白领,背着书包猫着背走路的制服高中生,牵着戴口罩染发男子快速过马路的中年妇女,举着牌子拉客的案内所员工……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地新……鲜……


嗯?刚刚好像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


你猛地把头转回去,堪堪在那个高中生要消失在人群中之前抓住他的行踪。


那个卷发,那个校服,还有书包里探出的半个猫头,你不可能认错!


晓?


为什么他会晚上来这里?


你把快要滑脱的单肩包往上紧了紧,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少年的确是你认识的那个少年,他熟门熟路地转入一间酒吧,推门进去了。


你小跑过去,抬头看酒吧的名字。


新男大姐。


新……男大姐。


……男大姐?


咦咦咦?诶?


这是什么?城里有【那种】酒吧吗?不对不对……看起来只是清吧。


但是男大姐什么的……城里套路有那么多。


如果是只接待“限定”客人的酒吧,那会很尴尬吧?


但是晓也进去了。


你站在酒吧门口犹豫了一下,观察着进出的客人,还是鼓起勇气推门走了进去。


店内有少许淡淡的烟味,播放着让人觉得放松的钢琴爵士,装修也挺不错的。


你的视线在店内逡巡,却没有见到自己意料中的那个人。正打算往灯光昏暗的位置走去仔细找找时,有人叫住了你。


“啊啦,没见过的新客人呢。欢迎光临。”


是女性用语的男声。


你转过头去,不意外地看见一位“男大姐”站在吧台内,朝你招手。


“是约了朋友吗?”


“不是。”你有些局促。“看到认识的人进来,想要打个招呼而已。”


“认识的人吗?今天来的都是熟客,您要找哪一位呢?”


熟、熟客?


晓是熟客?


他连喝酒的年龄都没到吧!


就算要假扮成年人,他也不会穿着校服就来。


“是刚刚进来的那位高中生。”


“是他呀。”男大姐稍微收起了笑容,说话声音也沉了下来。“那孩子只是来我们店里打工的。”


你隐约听出了其中的保护之意,连忙摆手道:“真的是熟人……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只是不知道晓君还在这里打工稍微有些惊讶、所以跟了上来。”


听到你能叫出他的名字,男大姐老板的脸色缓和了些。“那真是失礼了,请坐吧。晓他去后门搬货了。”


你觉得被小男友知道自己跟踪他似乎不太好,正想离开,却又想起这个酒吧的名字。


新男大姐啊。


他……晓会穿女装吗?


不,也不是说期待什么的,可不看到好像又很吃亏。


但是他穿着女装出来发现你也在,会不会生气?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你的犹豫,男大姐指了指吧台。“请坐吧,今天是工作日,客人也不会太多。”


“那……给您添麻烦了。”最终还是好奇心盖过了一切,你在吧台椅子上坐下了。


“名字是艾丝卡鲁格·拉拉。你叫人家拉拉就好了。”


奇妙地,明明是这样操着女性用语的男人,却给人放松的感觉,果然能在这个地段开店的都不容小觑呢。


你第一次体验到城里人的文化,心中充满感慨,微笑着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啦,难道你就是那孩子的女朋友?”拉拉一手捂嘴,另一手摆了摆,“闲聊的时候从晓那里听过你的名字哦,说是有个年上的女朋友。”


“是、是这样吗?”他竟然会提到自己吗?你觉得超开心,尽管酒吧灯光灰暗,还是忍不住用手捂住发热的脸颊……


说起来,今天一天都在工作,你早上画的淡妆都掉得差不多了。


你偷瞄坐在附近聊天的几位女性,在心里摇了摇头。这样可不行!


向拉拉询问了洗手间的位置,你进去快速加粗了眼线,贴上备用假睫毛,将唇彩加深,松开头发,又解开休闲衬衫的纽扣拉到肩下,裙子像学生时代那样往上拉到膝盖以上,用打了个结的衬衫下摆挡住叠起的部分。


这样至少看起来不会那么格格不入了。


回到吧台边坐下,拉拉一脸“人家懂了啦”的表情,手指了指洗手台的方向笑而不语,朝你点了点头就转身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你顺着拉拉指的方向看去,来栖晓在你补妆期间已经完成了搬货工作,规整地穿着衬衫戴着围裙,此时正在低头清洗玻璃杯。


余光感觉到老板并不打算亲自招呼你这个刚坐下的新客人,他关掉水龙头用干净的布擦了擦手走过来:“晚上好,您需要点什么……唔?”


“怎么来这里了?”


“为什么不是女装?”


“拉拉说我穿女装就违反风俗营业法了。”


“看到你进来了。”


你们同时问,又同时回答。忍不住一起笑了出来。


“还以为进来了能看到晓君的女装,白期待了!”不过也证明了酒吧老板是个正派的人吧。你一瞬间甚至想过“万一是gay吧要怎么办”之类的事情呢。


“怎么想到来酒吧打工了?你、们也不缺钱吧。”


同样时间,印象空间能赚到比这里多十倍的钱。


“这里是熟人常来的店,觉得在酒吧打工能锻炼自己,就过来拜托老板了。”


“锻炼?”


的确,在这种环境打工能学到很多在高中学不到的东西。“那,你能展示给我看吗?锻炼的成果。”


少年歪了歪头:“想看?”


“嗯?不行吗?”你也同方向歪了歪头。


他叹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这么说,少年还是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黑框眼镜。你看到他的眼睛失神了一瞬间,仿佛变成红色,再仔细看去又并没有改变。


可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周身的气场就微妙地改变了。


骗人的吧,摘眼镜换人格,这是哪来的二次元设定……不对,他可是怪盗,只是换了个人格面具也说不定,可是现实世界也能切换人格面具的吗?


你脑中混乱地思考着各种可能,可这些念头在对上少年盯着你的深邃瞳孔时慢慢地像加热的塑胶一样融化,搅成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


他似乎觉得有趣,嘴角翘起来的同时,圆圆的眼角也微微眯起,颤动着的浓密眼睫像柔软羽毛一样在你瘙痒的心头来回刮擦,你从未断绝过的欲望在此刻变得无与伦比地鲜明:想要独占他,想要让他变成只属于自己的所有物。


你着了魔一样伸出手,想要触摸他的眼睛,却被少年一把抓住手腕。他低下头,仿佛能魅惑人心的瞳仁仍盯着你,柔软的嘴唇却轻轻贴在你的掌心。


仿佛被猫科动物轻轻挠了一下,无法抑制的颤栗从你的后腰升起,胸口紧绷的情感像堰塞湖一般想要寻找到突破……


酒吧的门被新进来的客人打开,门铃叮当作响。这个突然乱入的声音拉回了你的神智。


什么什么刚才发生什么那你差一点就要直起身把他拉过来强吻了太可怕吓死人了会被拉拉报警抓走的吧——!



这小子!来到东京后长进了嘛,为什么变得那么游刃有余了。年上的不是你吗,为什么被撩得无所适从的也是你?


你把手从他掌中抽出,不自在地垫在大腿底下。“只是普通的酒吧打工能学到那么多吗?”


“迷倒你了吗?”少年有些得意洋洋地问。


“唔有、有啦。”你吞吞吐吐地承认了。“可是锻炼个有什么用?”用来把妹吗?好气啊!


“打算用来跟阴影谈判用的。”


“……”你还觉得他的谈判技能更多的是依赖手中的枪和脸上的土匪表情来着。


“反而看到了跟平时不一样的你,算是赚到了。”站在吧台后的酒保少年突然这么说着,伸手把你一绺碎发撩到耳后。


“诶?”


你因为自己是年上的一方,跟他见面从来没画过这么浓的妆,今天这个样子,对他来说可能也是蛮新奇的吧。


“今天很好看。”他赞美道。


“谢、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你的紧张,少年重新戴上了眼镜,双手撑在吧台上识趣地换了个话题:“要喝点什么?”


“你会调什么?”你反问。


“会的不多。”来栖晓摊了摊手,“我不能试喝,一种两种还是可以的,味道不保证。”


“那就让我试试看吧。”


少年不甚熟练地调酒,磕磕绊绊地将装满鲜红液体的鸡尾酒倒入短饮杯,又在杯沿做了个可爱的小番茄动物,这才推到你面前。


“怪盗特饮。”他说。


最近心之怪盗团变得很火,街头巷尾都推出了它们的周边。但被怪盗团leader亲自调出的酒,也就你能喝到了吧。


真想拍照发推。


#怪盗leader官方认定


想想都爽死了!


“我不客气了。”你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酒的味道偏辛辣,并没有太多特别之处。毕竟只是来栖晓按照已有配方规规矩矩调制出来的鸡尾酒。


“蛮符合名字的。”你评价道。


“那就好。”


随着夜幕加深,酒吧的客人来得越来越多,他不能再摸鱼跟你聊天。


但这样也不错,你托着腮看少年忙前忙后,倒酒洗杯子,偶尔还要应付拉拉聊不过来的客人,一边擦杯子一边充当倾听者,但抓到空隙他又会摸出一个苹果,快速削个兔子小果盘端到你面前。


你不好意思一直空坐在这里,又续点了两次酒,可到了第二次他就不愿意上了,直接倒了一杯橙汁给你。


“给小费也不行吗?”你稍稍有些醉,意识却还很清醒,从单肩包里抽出钞票塞进他围裙的口袋里。


他低头看着口袋里的“既然客人您这么说了……”


来栖晓在你期待的眼神中,往橙汁里兑了大半杯苏打水。“这样可以了吧。碳酸很刺激哦?”


哪里可以了啊?


你正想反驳,恰好拉拉走了过来:“已经很晚了,今天的打工就到这里吧,不要让女朋友等太久哦?”


“等我一下,送你回家。”来栖晓说,从口袋里抽出你给他的纸钞去结账。


“不用了,你明天还要上课吧?一起走去车站就好。”你直起身伸了个懒腰。


“我在酒吧门口透透气,你换好衣服就出来找我吧。”


这么给他发了消息,你活动着不知不觉坐了一个晚上有点发麻的双腿走出了酒吧。


入夜后的新宿似乎变得比白天还要热闹。你半靠在夜晚关门的隔壁店门口,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手机响了一下,你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某家常去的轻食店发到你邮箱里的调查问卷。


好烦,直接把它删掉。


附近给无料案内所揽客的牛郎一人站在这里,观察了一阵之后凑了过来:“公主殿下,您还没决定好接下来去哪里吗?”


穿着夸张染着头发的牛郎风男子单手抚胸朝你鞠了个躬,“要不要到我们那里稍息片刻?”


你瞪眼看着他,一时不知道怎么拒绝。


“公主殿下”什么的,城里的人可真会玩啊。


“公主殿下?还在犹豫的话,可以先看看我们的目录哦?”他像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抽出一叠照片本,“一定会让公主殿下您度过放松又快乐的时间。”


“呃,我……”


你摆手正打算拒绝,突然感觉有人揽住了你的肩膀。


换回高中制服走出酒吧的来栖晓把你按在怀里:“抱歉,这位姐姐已经包了我。”


“哈?”


“啊?”


你和牛郎一起发出疑惑的声音。


“打扰了。”牛郎看出你们的关系,摊了摊手走开了。


“我们出发吧,公主殿下。”来栖晓还没演够,低头对你说。


“有点羞耻啊这个称呼。”你讷讷道。


“大小姐,我们该出发了。”他从善如流。


“……不也一样吗?”


你被他带着往车站方向走去,少年搭在你肩上的手却一直没有放下来。你开心得几乎同手同脚,正想着找点什么话题跟他说,手机却又响了。


依然是发到邮箱的调查问卷。而且这次以惊人的气势连发了好几份。


“啊,好烦。”你小声抱怨,用拇指快速删除。


“那是什么?”来栖晓问,拿起你的手机看了起来。“哦,填了以后能抽奖。”


“也不是很想要。”


“一等赏的套餐好像很好吃……”


“很难中的吧,不过姑且试试看好了。”难得看到小男友流露出想吃什么的样子,你在车站与他告别后决定趁着乘坐回家电车的时间把它填完。


如果抽奖没中,就直接花钱去吃好了。


不过现在店家获取客人资料的方式真是微妙啊,普通不是只需要回答想要尝试的新款类型就好吗?为什么提的问题那么奇怪?


你的手指在亮着微光的电子屏幕上滑动,回答着一些诸如“觉得宝物应该藏在哪里”“有什么适合诠释藏宝地的名词”“喜欢的奇幻题材是什么”之类的问题。


“问卷超烦的!>w<”你发消息跟他抱怨。


“希望能吃上”


这边,走出四轩茶屋站的少年如此回复的同时,手机收到了显示为佐仓双叶的来电显示。


“问卷答案收到了。我列了个清单逐条试了一下,新的殿堂叫做‘龙穴’。”电话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是吗,辛苦了,谢谢。”


“怎么,晓,你打算今晚就进去吗?”少年书包里的黑猫从拉链中探出半个脑袋。


“不,明天放学后。我自己一个人去。”


“没事吗?”


“别担心,只是去看看情况而已。”


自从夏威夷修学旅行回来以后,来栖晓就发现‘教堂’这个词再也无法导航到你的殿堂。依照摩尔加纳的分析,大概是你的心境发生变化,殿堂也随之改变了。


在那以后又发生了一系列事情,怪盗团众位忙着找回跟龙司吵架后离家出走的摩尔加纳,直到最近才有空研究你的新殿堂叫什么名字。


猫咪抖了抖耳朵,无奈地叹了口气:“吾辈知道了,那你一切小心。”


“嗯。”


TBC


~~~

一句话感想:

波特是心机波,小恶魔系年下男朋友(不)他知道自己对你的吸引力,也很喜欢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吸引你,看你被迷得晕头转向的样子。

Naughty❤

评论(3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