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兼

放梗地。

【底特律】仿生人农场-2

随便写写,主线没有,时间线打乱。
觉得仿生人的保修应该是原机送修,不会提供零件的,但无所谓啦随便写写。

——
在流浪的仿生人之间,有几个特殊的地方被口口相传着……或者说是手手相传。

城市边缘的洋馆,郊区的一座农场,废弃住宅区深处的一个地下室,以及传说是自由之地的耶利哥。

刚刚觉醒的仿生人就像无知的孩童,他们刚获得自由,失去了会给予指令的人却会迷茫,无暇思考过多,只要得到了一个消息,就会懵懂地前去寻找。

地下室的门被拉开,在黑暗中猛然遇到光明,人类的眼睛需要调节许久才能适应,可对于仿生人来说却不是如此。

“有三个。”谢利一下就数清楚了里面坐在角落的仿生人数量。

而还在努力眯眼的你瞳孔还没放大,眼前净是一片漆黑。

“人类!是人类的陷阱吗?抓我的吗?”里面有人猛地站起来,发出惊慌失措的喊声。

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来到这里的仿生人或多或少不敢相信人类。你往后退了一步,让谢利上前与他交流。

紫色眼睛的仿生人走上前握住他的手。

数据传输并不花费多少时间,但这个仿生人还是无法接受再次与人类共处。

“人类不可信,人类会伤害我们!不要工作……不能……”

你看见他太阳穴的红圈在疯狂转动。

“谢利,算了,告诉他去耶利哥的路吧。”你小声对在跟另两位沉默的仿生人交流的谢利说。

“好。”

得到耶利哥信息的仿生人安静了下来,谢利按照惯例拿出一个新的毛线帽给他戴上,遮挡太阳穴会暴露身份的灯,再用你带来的腮红把眼周和鼻子画红,假装是感冒,戴好口罩。

“还有这个,如果你受伤了就喝下去,没喝完就交给那里的仿生人。这玩意我们也剩的不多了。”

你拿出三包蓝血,让他塞进大衣的口袋里。

刚刚还情绪激动的仿生人安静下来,人造的瞳仁死死盯着你,微微点了点头后离开了地下室。

“你们老是学不会说谢谢。”你小声跟谢利抱怨。

“他已经说了。”谢利低头在你耳边说。

什么时候?他用电波说了吗?

你转过头问地下室里另外两个没有离开的仿生人。“那么你们两位,是打算留下吗?”

“我们别无选择。”说话的是一个黑发的白种女人仿生人……哪怕满街都是仿生人,你仍只能靠外貌来分辨每个仿生人。

“那么谢利已经跟你们交流过了,用工作换工钱,工钱按照普通农场雇佣工人的价格来算。但是因为我们农场常年赤字,所以有时候工钱会没办法及时发下来。”

“总比没有好。”另一个黑人女仿生人耸肩。

“行,那上车吧。”

你让她们上了车,重新关上地下室的门。

你的房子在偏远农场的中间,这些逃脱原主人所在处的仿生人们大多身上带伤,机能很少能支撑到完整走到你家。为此谢利提议利用这个地下室,每周过来接一些愿意等在这里的仿生人前往农场。

所以说为什么你家的农场成为避难所了!?

为了搞到蓝血和各种零件,你假装自己是拆解仿生人爱好者(以前那些没走到房子就死在你农场附近的仿生人残骸也是周边人们误会的原因),从赛博工业保修点那里死缠烂打定时购买蓝血,以至于将仿生人当家电看待的店员在看见你身后的谢利时都露出同情的眼神。

这次来城里,你卖掉了一卡车的黄瓜。这些有机蔬菜受到了城里中产阶级的强烈欢迎。

换来的钱绝大部分又去购买了家里急需的零件,只剩下那少少的一点钱,你在回来的路上,跟隔壁农场购买了一篮子小鸡。

把鸡养起来,再卖掉,就又可以赚一笔了。家里那两个无所事事天天打滚耍赖说自己是小孩要讲故事要亲亲的小捣蛋鬼全部打发出去挖虫子喂鸡!

你喜滋滋地想着,把车停在了房子前。

三岁多的拉布拉多正懒洋洋地躺在门前的草地上,它现在成为了大部分仿生人的宝贝,喂狗粮散步铲屎都被抢着包办了,狗毛差点要被塑料手们撸秃。

仿生人们似乎挺喜欢动物的,你不太明白原因。但这样看来他们也会好好照料这一筐鸡了。

你低头看筐里的小鸡,毛茸茸,圆滚滚,小小喙发出可爱的叽叽声。让你这个人类都觉得萌到肝颤。

“……谢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评论(4)

热度(149)